兰州天水路拟再建下穿工程 能否彻底破解拥堵之困?

来源:兰州晨报    作者:师向东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3-29    
        天水路拟再建下穿工程能否彻底破解拥堵之困?

 
  兰州市天水路下穿隧道。兰州晨报首席记者裴强摄
 
  在天水路下穿读者大道工程建成通车2年多后,兰州建投委托专业机构就天水路另外两处下穿工程可研报告编制进行公开招标。招标资料显示,这两处下穿工程分别为东岗西路至定西路段下穿和雁滩路下穿。
 
  两处下穿工程究竟如何实施,建设部门语焉不详。部分市民、交警以及道路规划专家普遍认为,天水路再建下穿立交影响有限,反而凸显出兰州市在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中的积弊……
 
  1.“天水路的堵点,集中在盘旋路什字以北,也就是天水北路路段。”
 
  26日上午,孙军和妻儿前往长青园公墓祭扫。驱车驶出天水路下穿读者大道北出口,迎接他的是从天水路北口一直堵到万达广场附近的车流。半个多小时后,孙军才驶上雁滩黄河大桥,拥堵的路况,让他的心情变得烦躁。
 
  比孙军体会更深的,是天水北路执勤的交警。看着眼前一眼望不到头的车流,在天水北路与雁宁路-雁滩路什字路口执勤的东岗交警大队交警王诚无奈地摇了摇头。“每到周末,天水路北口路段总是堵成一锅粥,最近清明节临近,出城祭扫的市民越来越多,拥堵更严重了。”王诚说,“天水路的堵点,集中在盘旋路什字以北,也就是天水北路路段。”
 
  为破解天水路与读者大道什字路段的拥堵状况,2013年8月1日,兰州市首个上跨下穿工程——天水路下穿读者大道什字立交改造工程开工建设。在1年多的建设期内,“进不去,出不来”,成为雁滩地区交通拥堵的真实写照。
 
  好在2015年1月26日,天水路下穿读者大道工程竣工通车,这一十字路口终于告别拥堵之困。
 
  “天水路下穿读者大道工程通车后,读者大道什字、宁卧庄宾馆门前的拥堵得到了有效解决,但这一工程也并非尽善尽美。”王诚说,下穿工程通车后,给周边区域带来了新的问题。“首先是农民巷路面狭窄,虽然下穿隧道有效地分流了南北向交通流量,但隧道上方的路面仍有大量公交车和从读者大道驶来的车辆,一旦农民巷路口出现刮擦,甚至只是一个井盖损坏,马上就会形成拥堵。”
 
  而下穿隧道顺畅的路况,间接导致天水路北口更加拥堵。“天水路由南向北行驶的车辆,只有少部分进入高速公路,绝大部分都在天水路北口或右转进入雁北路,或左转驶上雁滩黄河大桥。”王诚告诉兰州晨报记者,由于新港城什字长期不畅,特别是天水路左转进入雁滩黄河大桥只有一条匝道可供通行,天水路北口通行能力严重不足,沿下穿隧道快速通过读者大道什字的车流,很快汇集到天水路北口路段,形成长时间的拥堵。
 
  2.“天水路本身的通行能力是足够的,继续建设下穿工程没有多大的意义。”
 
  但让许多市民没有想到的是,下穿读者大道什字工程通车仅过两年,兰州市又计划在天水路再建两处下穿工程。
 
  今年3月10日,兰州建设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兰州建投)委托达华工程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对天水路上跨下穿工程以及另外两条道路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编制进行公开招标。招标公告显示,此次天水路上跨下穿工程由两个分项工程组成,分别为东岗西路至定西路段下穿、雁滩路下穿,两处下穿均为小立交。
 
  由于首次招标无果,3月17日,达华工程管理公司再次发布该项目可研报告编制招标公告。
 
  天水路缘何再建两处下穿工程?如何建设?市民议论纷纷。
 
  兰州建投相关工作人员告诉兰州晨报记者,兰州建投只作为项目实施的业主单位,在相关部门确定建设计划后,承担具体项目的建设任务,天水路两处新建下穿工程如何建设,该公司目前还无法解答。
 
  随后,兰州晨报记者到兰州市建设部门采访,相关工作人员告知,该工程目前还在前期工作阶段,具体建设方案不便公开。“兰州市中央大道改造项目经过媒体报道后,各界意见很大,市民质疑声不断,致使各方也有顾虑,(新的市政项目)在正式开工建设前不便接受采访。”
 
  记者再次向兰州市部分规划、设计专业机构及相关专家了解情况,证实这一“顾虑”的真实存在,由于相关领导专门交代,设计专家们也不愿介绍详细情况。
 
  兰州晨报记者走访时,私家车主刘先生坦言,“天水路本身的通行能力是足够的,继续建设下穿工程没有多大的意义。”刘先生说,下穿工程建设周期长,时至今日雁滩居民对下穿工程建设期间的严重拥堵仍然历历在目,“天水路是进出雁滩的主要通道,我无法想象路况好转不到两年,又要继续承受无休止的拥堵。”
 
  “下穿工程,最好的方案是从省政协附近一直下穿到火车站附近,只要在盘旋路等主要路口留出进出的匝道,就能解决全路段的拥堵问题,其实在天水路下穿读者大道什字工程开建前,很多市民和专家就提出这样的建议。兰州市修路架桥,为什么总是不能一次到位?”颇为关注兰州市道路建设的市民陈小宇说。
 
  3.“兰州应该认真学习上海的经验,哪怕一项工程在短期内无法全部建成,也应该按照规划分步推进,因为眼前的困难而随意修改规划,实在得不偿失。”
 
  “残废桥”“断头路”“半拉子”工程,重复建设,无休止的马路开挖……多年来,兰州市在基础设施建设中,这样的问题反复出现。市民陈小宇的疑惑,也是很多兰州市民的共同疑问。
 
  王诚说,“天水路全线有16处红绿灯,红绿灯越多,通行速度越慢。加之周边其他交通节点的传导效应,比如雁滩黄河大桥南桥头入口通行能力不足,交通压力传导至天水路北口;天水北路的交通流量也会传导至大润发什字、新港城什字、南河路与读者大道路口,对这些节点造成压力……就天水路来说,新建两处下穿立交不能说没有作用,但影响真有多大,恐怕还得打个问号。”在王诚看来,解决主要交通节点的拥堵压力,建设高架立交的效果更加快速明显。
 
  一位不愿具名的市政行业人士告诉记者,事实上,这两处下穿工程,早在2013年兰州市上跨下穿工程启动时就已被确定。兰州市计划用时3年在核心城区实施184个上跨下穿工程,其中的车行上跨下穿工程以简易立交为主,主要围绕白银路至嘉峪关路、天水路等城市主干道沿线的交叉路口实施。其中,白银路至嘉峪关路计划实施5个上跨下穿工程,天水路计划实施3个上跨下穿工程。
 
  不过,在上海市政工程设计研究总院(集团)有限公司第十市政设计院(兰州分院)高级工程师范佐银看来,这样的建设计划并不合理。范佐银正是白银路上跨安定门、天水路下穿读者大道工程的主要设计者。但如今市民看到的这两个上跨下穿工程,与范佐银最初的设计相去甚远。
 
  “这两个规划设计工程是我们付出了大量心血研究的结果,但这些心血大部分都白费了。”范佐银说,白银路上跨工程最初的设计方案由两部分组成,其一是从白银路马家坡路段起高架上跨安定门什字、永昌路、中山林什字、金昌路后在铁路局西侧落地,高架桥在永昌路和市政大坡留有出入匝道,与南环路有机衔接;其二是从邮电大楼西侧起高架跨邮电大楼什字、天水路定西路什字、瑞德大道南口、二热什字直至嘉峪关东路落地,建成后白银路至嘉峪关路一线的主要拥堵节点将全部破解。而天水路下穿工程的设计方案,也是从省政协附近一直下穿至天水路定西路什字以南,在主要路口设进出匝道。“但出于资金缺乏等种种原因,设计方案大打折扣。”
 
  事实上,这种“半拉子”工程的后果很快显现。白银路上跨安定门工程通车后,安定门什字的拥堵得到明显化解,但此处的拥堵很快转移到马家坡解放门立交桥入口、中山林什字路段。而为了解决中山林什字的拥堵,经过实地勘察和研究后,3月28日,交警部门对中山林什字交通组织重新优化,市政大坡北口今后只许“右进右出”。
 
  和天水路新建下穿工程相同,此前有消息称,兰州市也将对白银路上跨安定门工程进行延伸,从永昌路什字以西建高架桥跨永昌路、中山林什字,以及民主东路建高架桥解决邮电大楼拥堵。
 
  在范佐银看来,一项本应通盘实施的工程,最终演变成分段实施,不仅造成部分路段重复建设,且后续建设又将形成漫长拥堵。
 
  另外,随着城市建设的变化,类似的分段建设也将面临新的问题。“当初没能按规划设计一次性实施,如今盘旋路地铁车站已经建成,天水路下穿工程东岗西路至定西路段要想实施,在盘旋路什字如何避开地铁车站?”
 
  范佐银认为,上跨下穿工程的确已成为破解交通拥堵的主要手段,但这类大型市政工程的建设,应提前制定详尽的规划,并在今后始终按照规划有步骤实施。“在这点上,兰州应认真学习上海的经验,自始至终按规划推进,哪怕一项工程实施难度很大,即使在短期内无法全部建成,也应按照规划分步推进,因为眼前的困难而随意修改规划,实在得不偿失。”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责任编辑:师向东
首页 | 城事 | 陇商 | 汽车 | 教育 | 理财 | 婚嫁 | 旅游 | 时尚 | 健康 | 美食 | 科技 | 文化 | 家居 | 房产 | 亲子